1 2 3
©Whatever | Powered by LOFTER

Part2.Everybody Loves the Bloody Rose( part1傳送門 )

本來只是想拿來當過度章節的部分竟然搞了9張(失神

---------------------------------------------------------------
有好多料是從這篇文章中看到的,我心懷感激的跪著推薦->

※80年時,axl跑到LA以為能很快找到izzy,實際上找了多久兩人說法不一樣也不太清楚。但總之某天早上a濕淋淋的敲響i的家門,笑著跟他說找他好久了。(第一次讀到這邊太過浪漫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因為不像i會說的話所以我打個問號,但一位隨團後來出書的作者說axl當年的出現把izzy從地獄裡拉了出來。總之a的出現應該讓i振奮滿多的。還說服了i留下來繼續追夢,他們倆的需求是雙向的。

※axl來去了幾次才在LA定下,起初在Rapidfire當個看起來很裝硬漢的地味小歌手,後來被izzy抓去一起搞樂團,濃妝豔抹還穿得連站街妹都自愧不如(。

※ia曾經一起住在只塞的下床跟一張椅子的小房間裡。槍花直到正式簽約前他們五人都窮到脫褲,大家得靠打工、izzy賣白粉的錢跟脫衣舞孃的接濟度日。87年毀滅慾推出銷售成績也沒特別亮眼,MTV撥出後才一夜爆紅。

※a本來就情緒不穩,紅了後脫序的行為跟發言常被拿來放大檢視(像one in a million跟live引起暴動)這些對他精神影響也不小。slash說他們都明白很多時候axl不得不被推上風口浪尖去承受比他們更多的輿論壓力(不管是不是他的問題)因此他們都盡量理解包容他。

※1988年的訪談a提到巡演對身體的磨耗讓他一直很擔心自己的喉嚨。差不多那個時期,a就已經開始把自己的生活跟大家分離(在日本巡迴時基本上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集體活動也常翹頭)(據說私生活中爛事很多,去尋找生父之類,結果讓他很崩潰)

※86年開始跟erin交往,90年結婚後又流產。倆人非常相愛,然而erin的愛也無法拯救他,他們只能互相傷害,91正式離婚。

※axl接受心理治療,但當年的心理治療還不太很成熟,回溯療法感覺反而讓他腦袋更錯亂,造成心理的二次傷害...然後這人還信了奇怪宗教so...。

※92年從他的訪談內容能看出,他相信一切都在變好....(坐地流淚

╭☞有人想了解更多的話,除了上次的推薦的那篇翻譯,還可以去讀讀這篇很精典的滾石訪談。a說的話是他自己的觀點跟看法,沒有所謂的是非對錯到底如何,能從這些訪談裡面大概感受到他是個怎樣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热度: 524 评论: 10

IA小磺蔓,台詞太愚蠢有礙觀看體驗我全部抹掉,就讓傷害止於少數人

本來想說放一部份,不過處理完後也沒什麼重口的東西,這樣舖一整張還滿壯闊的。。。
澄清一下狗只是a半睡半醒中把I當成狗。

标签:gnr同人
热度: 102 评论: 2

年末不留舊!!把一些塗完後不太滿意的艾克索玫瑰丟出來,前幾張修了有半年多我耐性全失。新的一年人要向前看,這東西就這樣了,畫新的比較實際。

2019祝大家頭髮茂密,上的船都能駛向粉紅色的未來(畫線加粗我的船

热度: 214 评论: 12

2018聖誕快樂,這麼肉麻的內容當然都是我瞎掰的。
要他們說出這種話大概得醉得像p5....大概也說不出口。

當初只是看到這個環糙的像手做的...當年izzy又會做小飾品來賣...
以及雖然不知道是出於怎樣的心態,但i之後沒有再跟其他主唱合作。

在平安夜聽著Blue Christmas一邊說著ia真甜老頭真滴甜,
我期盼老頭一起過聖誕節.....至少一定會打個電話祝賀!!(塞自己一口糖

热度: 85 评论: 7

10張傑作完美表現2018年最歡樂的船及最美的愛情

ModestBreeze:

1.圣诞贺图

 
 
 

2.拉法叶阿珍阿强

 
 
 

3.圣诞贺图预热!被melissa点赞了我快乐

 
 
 

4.move to the ciiiiiity

 
 
 

5.6.男孩也可以玩娃娃

 
 
 

7.8.友情真美丽

 
 
 

9.贵团童话

 
 
 

10.glimmer twins

Part1. a dragon's golden heart

預計分成3部分的小條漫。
axl跟izzy從一開始的互相珍視到互相傷害,
被現實磨耗到最後心裡剩下淡淡的影子,跟axl的執著。

實在很不擅長文字表達,打中文在圖上真是我永遠的痛,大家看圖意會意會意思就好。
內容是根據訪談加些自己的理解(當然還有濾鏡)衍生的圖文插畫。
強烈推薦大家去看wf老師跟其他槍花妹妹們微博上的訪談翻譯。
--------------------------------------------------------------------------

※axl講他的看法跟童年走這

※關於bill,a說他直到高一要去哪都得有爸媽手信,當然不可能去看甚麼演唱會。認識Jeff後去看了Triumph的演唱會,人生的第一場。

※當年他們倆當然不只有對方互為好友,要是他小鎮沒那麼屎,axl搞不好都不會去找izzy,但去LA後兩人對彼此的影響都太深太滲入,互相參與彼此人生太大一部份。

※雖然是雙向滲透但這兩人感情跟關係從一開始就有點不太對等,價值觀也差很多。就算再重來幾次,他們關係走到今天這步大概都是必然的。應該說兩人都很重視彼此才能有這不太圓滿但已經算不錯的結果了。

其他待續。





热度: 491 评论: 16

看完LIVE後滿心想著老頭的人是寫不出甚麼正經repo的。

感謝那天一起排隊的朋友們,輪班夜排我們總算如願的趴桿擠在最前面。

當天演唱會準時開場全場都炸了,看著他們本人就在眼前跟前排觀眾互動,但感覺還是特別虛幻,有種隔著大螢幕看他們的錯覺。隔在中間的根本不是短短幾步的距離,更像空間被割了個裂口,太不真實。

現場狀況大概是SLASH走到哪就可以聽到那一區的男粉瘋狂尖叫。Duff跟4哥帥到全場女性都直接卵巢爆炸。大概因為我們旁邊有一排超資深老外粉的關係,D整場一直對著這邊又笑又眨眼,我差點就直接離世了。
4哥操吉他的那股狠勁...我宣布我現在是他的粉絲,另外我不做人了,4a我可以。台灣場那天還剛好是4哥生日,A在台上跟大家一起唱生日快樂...彷彿吃了一大口糧,我婉轉又迂迴的得到了滿足。

Axl就算快60了我還是想喊他bb,本人俏得可愛,太美好了我要另外寫一篇吹他...看到他心情好又狀態佳,我直接上天。他誇我們時激動得都快哭出來,不是因為被他誇獎,是因為他看起來很開心啊!!他開心我就好開心啊。粉上A的下場就是母愛大氾濫,真希望他能幸福又快樂。在理智全失的蹦完整場後我寫不出任何有建設性的東西來客觀評價,對我來說這就是一次完美的體驗,激昂感動加上些不可言說的情緒,花了點時間才緩過來。

我想這輩子大概不會再有這次這麼美好的LIVE體驗了。
首先槍花是一直以來的愛團,加上這次還剛好奇幻入坑(。還能跟一群朋友一起分享這份快樂。從排隊開始現場氣氛就很棒,大家都是很熱情的槍花迷,排隊現場儼然大型粉絲聚會。想了想除非某些人重組,目前我還真想不到第二個能讓我這樣整場瘋狂蹦跳尖叫,幾乎每首都大聲跟唱的團。感謝各種機緣及當天一切順利造就了這次美好的經驗。

P.S.圖源感謝同行的球哥。他拍的duff簡直雜誌照。



标签:槍花
热度: 46

想想不趁萬聖節發一波促進血液循環的圖更待何時。把一些本來打算私藏一輩子的圖打了藝術光劍,結果一秒被屏蔽,老方法。





最後1P特地把幾格隨便湊成一頁repo一下11月跟葛桔要一起搞的超小量小薄本,我要拿著小薄本當供品祈求奶和蜜。

热度: 138 评论: 7

翻譯自ガンズ・アンド・ローゼズとの30年。BURRN!雜誌的增田先生對槍花的訪談與30年來的追星史。

紀載詳盡,訪談記錄外,還包含記者帶他們訪日行程&對他們談話內容的自我理解。
Izzy的訪談比較少又簡潔明瞭就先把I的部分挑揀著翻出來。業餘日文小翻譯,大家加減看。

----------------------1988日本演唱會的訪談------------------------


記者:是甚麼時後開始彈吉他的呢?

Izzy:應該是...1980年左右..。在那之前彈過一年的貝斯,更早前是玩鼓的。

自己創作歌曲需要更著重表現旋律,因此捨棄貝斯改吉他。對我而言吉他比較好表現。


記者:最初選打鼓有甚麼理由嗎?

I:單純只是覺得很有趣。附近有玩樂隊的傢伙,常聽見他們從地下室傳出的聲音,變成夥伴一起混時女孩會圍過來呢(笑

總之就是在那時候看見打鼓帥氣的一面。加上那時我心中也沒什麼憧憬的英雄,因為是電視兒童,所以就看電視吸收了各種的音樂。


記者:打鼓跟貝斯的經驗對現在彈吉他有幫助嗎?

I:有吧。用吉他創作時會聽到鼓聲,因為腦子裡會自然演奏。


記者:對於你跟SLASH的風格差異,你是怎麼想的?

I:那傢伙不管是在SOLO或是技巧上面都在我之上,現在我們已經能很好的配合了。SLASH的riff跟我的彈奏合在一起,能變成令人驚訝的好東西。


記者:其他樂團也有像你一樣立場的吉他手。有特別受到哪位吉他手啟發嗎?

I:Andy McCoy,演奏跟歌曲創作方面...他真是天才,之前曾經見過,見了面後就混再一起了。


記者:有人說過你跟Andy長得很像嗎...

I:啊,確實是類似的長相(笑

記者:老實說一開始看到GN'R的照片跟錄像時,大家都說IZZY是介於Andy McCoy跟Joe Perry之間的節奏及他手。

I:這還真是過譽了(笑)Joe Perry的話我們有跟AEROSMITH一起巡迴。

我很喜歡AEROSMITH,是聽他們的音樂長大的,第一次聽的時候真是大受衝擊。


記者:曾經壞男孩形象的AEROSMITH現在也戒得很乾淨了,跟他們在一起會不會感到有隔閡?

I:沒有這回事,我認為能做到像他們這樣的巡演很好。我們有時候得意忘形過了頭會遭遇到些麻煩,如果跟一樣的樂團巡演那大概就沒救了。

我喝酒第二天宿醉頭痛得要命時看到元氣滿滿的Steven Tyler會想說"我到底幹嘛做這麼蠢的事...."光是能讓我這樣想,一起巡迴就有價值了。


記者:你覺得你10年後也會變成這樣子嗎?

I:會怎樣呢...能活這麼久當然是好(笑)。會變怎樣我也不知道,年紀到了自然會去考慮,現在我也無法斷言。


記者:年紀大了,充滿搖滾明星色彩的生活方式也會漸漸變淡呢。

I:派對也是有限度的(笑)但假如明天樂團破產解散了,變得身無分文了,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知道該如何生存下去。

稍微成功了賺了些錢,其他人就脫離了街頭生活變成普通人了。我也漸漸不在日落大道上閒晃了。但在我看來一切都沒有改變。

和以前一樣跟壞朋友們混在一起,在一樣的場所跟一樣的人一起閒晃打轉,帶保鑣一起去CLUB這種事我絕對不幹!


記者:也就是不想失去自我這麼一回事嗎?

I:是呢。我想一直保持自我,不想喪失自己應有的自由。就算是現在我還是常去CLUB。誰也不帶自己一人去(笑


記者:真的很喜歡CLUB呢,現在盡是在一些大場地,會不會想回到CLUB演奏的時期呢?

I:跟AEROSMITH一起巡演時都是大規模的會場比較多,但是在野外舞台gig時可以做到接近audition時的感覺還滿不錯的。

巡演最後一天的"Texas Stadium"最糟糕了,冷得要命,而且舞台高15英尺,觀眾在遙遠下方的感覺(笑)。這種的我就不太喜歡了。

"Giants Stadium"時被觀眾瞄準丟網球鞋,數百雙的網球鞋(笑)。

記者:雜誌刊登出來日本的粉絲可能會模仿喔

I:饒了我吧(笑


記者:其他的成員我不清楚,但你應該是最能夠理解AXL的人?

I:或許是這樣呢...。


記者:他是很容易遭到誤解的類型呢。

I:確實是容易遭到誤解的人。但他也是個普通的人,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笑

他跟我,雖然不能說是完全對比,該怎麼說...我們就像拼圖一樣可以很好的契合。

若他有對我感到失望的地方,反之我也有對他感到無力的地方。

他遇到困難時我會出手幫忙,另一方面我也有需要他幫助的地方。我信賴AXL所以這樣的關係才能成立。


記者:對於GNR被定位為年輕團體的發聲者這樣的立場有甚麼想法嗎?

I:恩....看了歌詞應該就可以理解,我們只是把身邊發生的事情寫成歌而已。譬如...在日本我不清楚,不過West Hollywood的警察最糟糕了,甚麼都沒做只是走在路上就擺出要開槍的架式接近你,多虧了他們我們這些一般市民都無法安心走在路上了,很奇怪吧?(笑

之前有一次剛好身上有藥被逮捕...那次太糟糕了。警察加了一堆我沒說的話,整整寫了三大頁調查書。嘛,這種事現在也不該說出來就是了(笑


記者:嘛,說到這,專輯登上全美排行榜第一了呢

I:你能相信嗎?(笑

記者:哈哈哈,有期待這天嗎

I:完全沒有,到現在還是沒有實感。

記者:還記得知道當下瞬間的反應嗎?

I:甚麼都沒想(笑。巡演中事情都亂成一團,你懂吧,為了要讓一切都順利運作,腦子塞得滿滿的。這種時候說"登上榜首了喔!"我也只是"喂喂,比起這個我的吉他在哪裡?"這種狀態(笑)誰也沒有舉杯慶祝。


記者:巡演的方面,持續了很長時間呢。

I:15個月,有夠長,真是的(笑

記者:這麼說有點不好意思,但你們都不像是會計畫一周後的事情的類型呢

I:真過分啊...不過的確是事實(笑


記者:但巡演已經成功持續了15個月,你認為是為什麼呢?

I:不太清楚,有時自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像是染上了奇妙的旅行癖一樣,無法安靜地待在一個地方了。

全美巡演結束後回到LA家中,偶然有5~6天左右的休息,房間只有一個旅行箱,沒什麼必須去做的事情,連sound check都沒做(笑

然後就突然決定飛到德國女友那邊去了,在那之後就來了日本。自己也不太清楚,面對甚麼都沒有的情況感到煩躁,restless這樣的感覺。

我們盡可能長的表演,到處巡迴,光是這樣就很滿足了。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因此第一次來日本感到很開心,也十分期待接下來去澳洲。


*******************記者對Axl的提問***************************


記者:前幾天我跟IZZY談過,他說你們性格接近相反,卻像拼圖一樣互相契合,已經很好的相處了15年,你有甚麼感覺?

A:恩,確實是這樣也說不定。他影響了我很多。例如他在樂團裡"最喜歡嘗試新事物"的部分。他突然穿著古怪的服裝,在那一年後我們全部都開始穿成那樣。大概就是這種情況。

我們之間的場合,雖然已經相處很久了,卻也有些地方彷彿剛認識一樣。危險的壞孩子搭檔般的關係,彼此一起成長。


記者:沒跟IZZY相遇的話,搞不好就不會進入搖滾圈也說不定?

A:不,沒有這種事。因為我那個時候就已經在尋找樂隊了呢。

剛認識的時後IZZY還甚麼都不會彈。我們認識的機緣是因為滑板(笑)

在印第安納的滑板店相遇,一起進行組裝感情變好的。

然後有一天,在party上看到我彈鋼琴的IZZY跟我說"我們來組團看看吧"所以就變成這樣了。

之後他來我家,偶然間聽到Angel City,那傢伙開心的在房間裡用滑板溜來溜去。(笑

在那之後我開始吉他,IZZY開始挑戰打鼓。總之早在那之前我就一直想著要組個團了。


(1988年12月取材,刊登於BURRN!1989.2月與3月號)



-------------------------1992離團後的訪談-----------------------------------


記者問I離團的理由

I:總之對我個人而言就是不適合了,當然在這邊是指音樂人的部分來說。

也受夠演唱會延遲或是取消,累積了超越自己忍受限度的挫折感,所以我就辭退了。


記者:Axl在滾石雜誌訪談說你跟他和SLASH對樂團抱有不同基準

I:我有聽說,我對樂團一直是以簡單的方式,一點也不複雜。確實在各方面來說都沒有準確的達到Axl的期望也說不定。

他是用甚麼為判斷基準說出那段發言的我也不知道。他說"我送去8大車未完成的錄音過去",但對作曲來說那就是開端吧?一直以來都是我跟SLASH或DUFF或其他人跟鼓手加入,完成整首曲子,Axl也常在那邊聽,所以他講那段話到底想表達甚麼我也不懂。

要說不同的基準的話,對這次的專輯(UYI)我也是希望簡潔有力,不參雜任何複雜的要素。


記者:以你喜歡的方式來說現在已經太大規模了是嗎

I:恩,以我喜歡的來說,單純5人樂團時就很開心呢。

雖然我沒參與過加入了背後合聲跟管樂隊的GNR也不能說甚麼,但我還是喜歡單純只有5人組成的搖滾樂隊。對我來說那樣規模浩大的舞台怎樣都無所謂,該怎麼說,已經有點雜亂的感覺了不是嗎。太過複雜,參與的人也過多了。


記者:還有說你討厭巡迴跟MV拍攝的,對這你有甚麼看法?

I:我很喜歡巡迴喔。去佛羅里達衝浪時聽到電視上這樣說,立刻打電話過去說"都是謊言!"(笑

我特別喜歡旅行,在做專輯的期間一直很期待巡演,想在大家面前演奏。


記者:那關於攝影呢?DON'T CRY的拍攝現場沒有現身是嗎

I:拍影片的話....

我的確是沒有現身,那時候對樂團多少有些不滿,因此沒有去拍攝是表達自己的控訴。

但初期的jungle跟sweet child都拍得很愉快呢。patience則是因為當時自己的狀態不好,因此不太喜歡就是了。

總之並不是特別討演拍攝MV這件事情。沒在DON'T CRY裡出現是因為想傳達"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場合。其他還有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記者:November rain的MV你看過了嗎

I:看了2~3次吧。我不喜歡,無法理解。除了無法理解說不出其他的評論了,太誇張、理解不能、邏輯不通。那簡直就是WAYNE'S WORLD了(笑)。真令人頭痛,有這樣感覺得應該不只我才對。


記者:錄音花了太多時間也是脫團的動機之一是嗎?

I:真正的問題是Axl用他的基準工作,而我跟他的基準完全不同。

我的場合的話,首先會先把想做的方向把握住,預計花多少時間,再去著手實施。

Axl的場合是把STUDIO的時間盡可能壓縮,自己狀態跟情緒到了才去開始進行的類型。花費了很多多餘的時間,當然也讓大家累積了很多不滿。不過因為他這種方式反而讓我有了很多時間去做其他的事情,或許也還不錯啦。


記者:對你來說哪幾首歌意味著GNR呢?

I:Dust N' Bones跟bad obsession。

14 Years、You ain't the first或是 Double Talkin' Jive都是滿久以前的歌了。

You could be mine其實是1984年的曲子,那首歌我自己還滿猶豫要不要放進專輯的,但Axl莫名的很喜歡,所以就變成這樣了。


記者:說真的,你現在對AXL抱著怎樣的想法

I:時常會想起他呢,就算是打電話過來也好。跟他最後一次談話,是在他出發去巡迴前,也就是1991年11月的時候。

在那之後聽到關於他的事都是些他對我出口惡言的事。或許他還在生我的氣...。

AXL他是不經思考就說出口的傢伙,常常沒有經過深思就脫口而出。

對此我已經超出想抱怨的階段了...嘛,對這樣的我他大概也有想說的話吧。


記者:他肯定也已經聽了你的專輯。

I:恩,我也希望這樣。想聽聽他的想法。對我來說他就是最嚴厲的批評家。

我拿曲子去的時候

"這不行,這聽起來像DEEP PURPLE的第3跟4張專輯裡沒被採用的曲子的前奏一樣。"

"咦?!"
我總是聽他說然後這樣反應,大概是這種的感覺。(笑)

記者:為甚麼會選擇前任經紀人Alan Niven一起工作呢,他已經被GN'R視為敵人了吧。

I:說是GNR,應該是被Axl敵視吧。他到現在還是無法對Alan有甚麼好感。

我理解Axl對他的看法,他的性格是想到甚麼就要去進行,因此會跟Alan產生衝突。Alan也是每件事都想完美控制的類型。而我是,只要一切都順利怎樣都好的人。如果有甚麼問題的話Alan或許可以幫我解決呢(笑

記者:很滿意現在的狀況吧

I:可以用這種形式出專輯,做自己想做的真的很幸運。

雖然這樣說還是不能太過樂觀(笑)。盡可能冷靜的將一切都先穩固下來。


記者:聽自己完成的專輯後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I:感覺很棒。最初想著"不得不全部自己唱,會變成怎樣呢"

實際行動後靈感泉湧而出,在GN'R的最後幾個月創造力全無,甚麼都做不出來。

因此我還想說往車輪競技的方向前進也不錯。


記者:不如說是體驗競賽後感覺回來了?

I:是呢!對我而言競賽體驗把遠去的時間感找回來了。

把焦點集中在跟以往不同的事物上,身體健康狀況變好外,心情也舒暢了。

等到回去彈吉他時,就又能感受到那種感覺。


*Izzy採訪後給了記者他家傳真號碼的小紙(圖3)


(1992年8月取材,刊登於BURRN!1992.11月號)



--------------------1998&1999--------------------


1998年電話訪談

Izzy:睽違數年跟AXL見面了。很久沒聯絡,他似乎也滿高興的樣子。

不過樂團的事情好像很忙...他實際上在做甚麼我也不太清楚就是了,

我自己做個人專輯也是沒花太多時間,總覺得好像能理解些甚麼。

不過,其實我有把自己集結的作品卡帶給他,跟他說"在印第安納做的新曲總共20首左右,要是下次GNR的專輯想用的就連絡我吧。"


結果之後跟我聯絡的不是Axl,是律師。用傳真的傳來"請不要參與有關樂團音樂性相關的事務。總之就是Axl將一切都控制住了。"寫了這樣的東西(笑)。看到的當下真的是覺得,算了他怎麼樣我都不管了。

因為,不是別人,是我喔?姑且不論其他來路不明可疑的傢伙,竟然這樣回應我真是難以置信。而且律師甚麼的就饒了我吧。

一直以來不論是作曲還是其他任何事,他有那個意思的話都是我們一起做的。


不過,或許不要回到像以前那樣才是明智的決定也說不定,總之如果會讓事情變麻煩的話那還事不要參與其中比較好。

我並不認為再結成是甚麼不好的事,當然我不是指60歲左右金錢有困難,把昔日的成員都找回來那種(笑)。

我的方面沒有把門關起來,一直都保留著能這樣的可能性,結果全看Axl的態度了。其它成員也有其它的project要做,假設要再一起幹的話,現在也沒有在這裡一直等待的餘裕了。

1999年年末

I:跟Axl已經兩年多沒說話了,多虧這樣很平和的度過。

記者:假如那邊跟你說要再重組呢?

I:要是有這種事,大概是Axl連口袋裡的零錢都花光才會發生吧(笑)。萬一真的變成這樣了,或許會給我打電話也說不定。

啊,不對,正確來說不是Axl給我打電話,是他的律師才對(笑)

--------------------------------------------------------------------------

  • 經歷了這些互相依賴、競爭、傷害的滾圈大戲後他們還是沒斷。之後兩人就合好私下一起出遊一起寫歌一起live。

  • 整本內容雖然是中規中矩的訪談紀錄,但配合其他Interview跟傳記來看能順著摸出很多東西,大家自己體悟一下。

  • 最後誇獎日本記者真的很會,我彷彿在他的個人感悟裡看出了I-><--A<-S,好快樂。




标签:槍花
热度: 144 评论: 2

抓著過去的幻影,被虛幻飄渺的感情緊緊束縛。



IA女孩的心情寫照。

热度: 198 评论: 5

萬年西伯利亞小農
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858665
https://twitter.com/chau7471
http://www.plurk.com/c7261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