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Whatever | Powered by LOFTER

想想不趁萬聖節發一波促進血液循環的圖更待何時。把一些本來打算私藏一輩子的圖打了藝術光劍,結果一秒被屏蔽,老方法。





最後1P特地把幾格隨便湊成一頁repo一下11月跟葛桔要一起搞的超小量小薄本,我要拿著小薄本當供品祈求奶和蜜。

热度: 110 评论: 6

翻譯自ガンズ・アンド・ローゼズとの30年。BURRN!雜誌的增田先生對槍花的訪談與30年來的追星史。

紀載詳盡,訪談記錄外,還包含記者帶他們訪日行程&對他們談話內容的自我理解。
Izzy的訪談比較少又簡潔明瞭就先把I的部分挑揀著翻出來。業餘日文小翻譯,大家加減看。

----------------------1988日本演唱會的訪談------------------------


記者:是甚麼時後開始彈吉他的呢?

Izzy:應該是...1980年左右..。在那之前彈過一年的貝斯,更早前是玩鼓的。

自己創作歌曲需要更著重表現旋律,因此捨棄貝斯改吉他。對我而言吉他比較好表現。


記者:最初選打鼓有甚麼理由嗎?

I:單純只是覺得很有趣。附近有玩樂隊的傢伙,常聽見他們從地下室傳出的聲音,變成夥伴一起混時女孩會圍過來呢(笑

總之就是在那時候看見打鼓帥氣的一面。加上那時我心中也沒什麼憧憬的英雄,因為是電視兒童,所以就看電視吸收了各種的音樂。


記者:打鼓跟貝斯的經驗對現在彈吉他有幫助嗎?

I:有吧。用吉他創作時會聽到鼓聲,因為腦子裡會自然演奏。


記者:對於你跟SLASH的風格差異,你是怎麼想的?

I:那傢伙不管是在SOLO或是技巧上面都在我之上,現在我們已經能很好的配合了。SLASH的riff跟我的彈奏合在一起,能變成令人驚訝的好東西。


記者:其他樂團也有像你一樣立場的吉他手。有特別受到哪位吉他手啟發嗎?

I:Andy McCoy,演奏跟歌曲創作方面...他真是天才,之前曾經見過,見了面後就混再一起了。


記者:有人說過你跟Andy長得很像嗎...

I:啊,確實是類似的長相(笑

記者:老實說一開始看到GN'R的照片跟錄像時,大家都說IZZY是介於Andy McCoy跟Joe Perry之間的節奏及他手。

I:這還真是過譽了(笑)Joe Perry的話我們有跟AEROSMITH一起巡迴。

我很喜歡AEROSMITH,是聽他們的音樂長大的,第一次聽的時候真是大受衝擊。


記者:曾經壞男孩形象的AEROSMITH現在也戒得很乾淨了,跟他們在一起會不會感到有隔閡?

I:沒有這回事,我認為能做到像他們這樣的巡演很好。我們有時候得意忘形過了頭會遭遇到些麻煩,如果跟一樣的樂團巡演那大概就沒救了。

我喝酒第二天宿醉頭痛得要命時看到元氣滿滿的Steven Tyler會想說"我到底幹嘛做這麼蠢的事...."光是能讓我這樣想,一起巡迴就有價值了。


記者:你覺得你10年後也會變成這樣子嗎?

I:會怎樣呢...能活這麼久當然是好(笑)。會變怎樣我也不知道,年紀到了自然會去考慮,現在我也無法斷言。


記者:年紀大了,充滿搖滾明星色彩的生活方式也會漸漸變淡呢。

I:派對也是有限度的(笑)但假如明天樂團破產解散了,變得身無分文了,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知道該如何生存下去。

稍微成功了賺了些錢,其他人就脫離了街頭生活變成普通人了。我也漸漸不在日落大道上閒晃了。但在我看來一切都沒有改變。

和以前一樣跟壞朋友們混在一起,在一樣的場所跟一樣的人一起閒晃打轉,帶保鑣一起去CLUB這種事我絕對不幹!


記者:也就是不想失去自我這麼一回事嗎?

I:是呢。我想一直保持自我,不想喪失自己應有的自由。就算是現在我還是常去CLUB。誰也不帶自己一人去(笑


記者:真的很喜歡CLUB呢,現在盡是在一些大場地,會不會想回到CLUB演奏的時期呢?

I:跟AEROSMITH一起巡演時都是大規模的會場比較多,但是在野外舞台gig時可以做到接近audition時的感覺還滿不錯的。

巡演最後一天的"Texas Stadium"最糟糕了,冷得要命,而且舞台高15英尺,觀眾在遙遠下方的感覺(笑)。這種的我就不太喜歡了。

"Giants Stadium"時被觀眾瞄準丟網球鞋,數百雙的網球鞋(笑)。

記者:雜誌刊登出來日本的粉絲可能會模仿喔

I:饒了我吧(笑


記者:其他的成員我不清楚,但你應該是最能夠理解AXL的人?

I:或許是這樣呢...。


記者:他是很容易遭到誤解的類型呢。

I:確實是容易遭到誤解的人。但他也是個普通的人,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笑

他跟我,雖然不能說是完全對比,該怎麼說...我們就像拼圖一樣可以很好的契合。

若他有對我感到失望的地方,反之我也有對他感到無力的地方。

他遇到困難時我會出手幫忙,另一方面我也有需要他幫助的地方。我信賴AXL所以這樣的關係才能成立。


記者:對於GNR被定位為年輕團體的發聲者這樣的立場有甚麼想法嗎?

I:恩....看了歌詞應該就可以理解,我們只是把身邊發生的事情寫成歌而已。譬如...在日本我不清楚,不過West Hollywood的警察最糟糕了,甚麼都沒做只是走在路上就擺出要開槍的架式接近你,多虧了他們我們這些一般市民都無法安心走在路上了,很奇怪吧?(笑

之前有一次剛好身上有藥被逮捕...那次太糟糕了。警察加了一堆我沒說的話,整整寫了三大頁調查書。嘛,這種事現在也不該說出來就是了(笑


記者:嘛,說到這,專輯登上全美排行榜第一了呢

I:你能相信嗎?(笑

記者:哈哈哈,有期待這天嗎

I:完全沒有,到現在還是沒有實感。

記者:還記得知道當下瞬間的反應嗎?

I:甚麼都沒想(笑。巡演中事情都亂成一團,你懂吧,為了要讓一切都順利運作,腦子塞得滿滿的。這種時候說"登上榜首了喔!"我也只是"喂喂,比起這個我的吉他在哪裡?"這種狀態(笑)誰也沒有舉杯慶祝。


記者:巡演的方面,持續了很長時間呢。

I:15個月,有夠長,真是的(笑

記者:這麼說有點不好意思,但你們都不像是會計畫一周後的事情的類型呢

I:真過分啊...不過的確是事實(笑


記者:但巡演已經成功持續了15個月,你認為是為什麼呢?

I:不太清楚,有時自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像是染上了奇妙的旅行癖一樣,無法安靜地待在一個地方了。

全美巡演結束後回到LA家中,偶然有5~6天左右的休息,房間只有一個旅行箱,沒什麼必須去做的事情,連sound check都沒做(笑

然後就突然決定飛到德國女友那邊去了,在那之後就來了日本。自己也不太清楚,面對甚麼都沒有的情況感到煩躁,restless這樣的感覺。

我們盡可能長的表演,到處巡迴,光是這樣就很滿足了。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因此第一次來日本感到很開心,也十分期待接下來去澳洲。


*******************記者對Axl的提問***************************


記者:前幾天我跟IZZY談過,他說你們性格接近相反,卻像拼圖一樣互相契合,已經很好的相處了15年,你有甚麼感覺?

A:恩,確實是這樣也說不定。他影響了我很多。例如他在樂團裡"最喜歡嘗試新事物"的部分。他突然穿著古怪的服裝,在那一年後我們全部都開始穿成那樣。大概就是這種情況。

我們之間的場合,雖然已經相處很久了,卻也有些地方彷彿剛認識一樣。危險的壞孩子搭檔般的關係,彼此一起成長。


記者:沒跟IZZY相遇的話,搞不好就不會進入搖滾圈也說不定?

A:不,沒有這種事。因為我那個時候就已經在尋找樂隊了呢。

剛認識的時後IZZY還甚麼都不會彈。我們認識的機緣是因為滑板(笑)

在印第安納的滑板店相遇,一起進行組裝感情變好的。

然後有一天,在party上看到我彈鋼琴的IZZY跟我說"我們來組團看看吧"所以就變成這樣了。

之後他來我家,偶然間聽到Angel City,那傢伙開心的在房間裡用滑板溜來溜去。(笑

在那之後我開始吉他,IZZY開始挑戰打鼓。總之早在那之前我就一直想著要組個團了。


(1988年12月取材,刊登於BURRN!1989.2月與3月號)



-------------------------1992離團後的訪談-----------------------------------


記者問I離團的理由

I:總之對我個人而言就是不適合了,當然在這邊是指音樂人的部分來說。

也受夠演唱會延遲或是取消,累積了超越自己忍受限度的挫折感,所以我就辭退了。


記者:Axl在滾石雜誌訪談說你跟他和SLASH對樂團抱有不同基準

I:我有聽說,我對樂團一直是以簡單的方式,一點也不複雜。確實在各方面來說都沒有準確的達到Axl的期望也說不定。

他是用甚麼為判斷基準說出那段發言的我也不知道。他說"我送去8大車未完成的錄音過去",但對作曲來說那就是開端吧?一直以來都是我跟SLASH或DUFF或其他人跟鼓手加入,完成整首曲子,Axl也常在那邊聽,所以他講那段話到底想表達甚麼我也不懂。

要說不同的基準的話,對這次的專輯(UYI)我也是希望簡潔有力,不參雜任何複雜的要素。


記者:以你喜歡的方式來說現在已經太大規模了是嗎

I:恩,以我喜歡的來說,單純5人樂團時就很開心呢。

雖然我沒參與過加入了背後合聲跟管樂隊的GNR也不能說甚麼,但我還是喜歡單純只有5人組成的搖滾樂隊。對我來說那樣規模浩大的舞台怎樣都無所謂,該怎麼說,已經有點雜亂的感覺了不是嗎。太過複雜,參與的人也過多了。


記者:還有說你討厭巡迴跟MV拍攝的,對這你有甚麼看法?

I:我很喜歡巡迴喔。去佛羅里達衝浪時聽到電視上這樣說,立刻打電話過去說"都是謊言!"(笑

我特別喜歡旅行,在做專輯的期間一直很期待巡演,想在大家面前演奏。


記者:那關於攝影呢?DON'T CRY的拍攝現場沒有現身是嗎

I:拍影片的話....

我的確是沒有現身,那時候對樂團多少有些不滿,因此沒有去拍攝是表達自己的控訴。

但初期的jungle跟sweet child都拍得很愉快呢。patience則是因為當時自己的狀態不好,因此不太喜歡就是了。

總之並不是特別討演拍攝MV這件事情。沒在DON'T CRY裡出現是因為想傳達"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場合。其他還有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記者:November rain的MV你看過了嗎

I:看了2~3次吧。我不喜歡,無法理解。除了無法理解說不出其他的評論了,太誇張、理解不能、邏輯不通。那簡直就是WAYNE'S WORLD了(笑)。真令人頭痛,有這樣感覺得應該不只我才對。


記者:錄音花了太多時間也是脫團的動機之一是嗎?

I:真正的問題是Axl用他的基準工作,而我跟他的基準完全不同。

我的場合的話,首先會先把想做的方向把握住,預計花多少時間,再去著手實施。

Axl的場合是把STUDIO的時間盡可能壓縮,自己狀態跟情緒到了才去開始進行的類型。花費了很多多餘的時間,當然也讓大家累積了很多不滿。不過因為他這種方式反而讓我有了很多時間去做其他的事情,或許也還不錯啦。


記者:對你來說哪幾首歌意味著GNR呢?

I:Dust N' Bones跟bad obsession。

14 Years、You ain't the first或是 Double Talkin' Jive都是滿久以前的歌了。

You could be mine其實是1984年的曲子,那首歌我自己還滿猶豫要不要放進專輯的,但Axl莫名的很喜歡,所以就變成這樣了。


記者:說真的,你現在對AXL抱著怎樣的想法

I:時常會想起他呢,就算是打電話過來也好。跟他最後一次談話,是在他出發去巡迴前,也就是1991年11月的時候。

在那之後聽到關於他的事都是些他對我出口惡言的事。或許他還在生我的氣...。

AXL他是不經思考就說出口的傢伙,常常沒有經過深思就脫口而出。

對此我已經超出想抱怨的階段了...嘛,對這樣的我他大概也有想說的話吧。


記者:他肯定也已經聽了你的專輯。

I:恩,我也希望這樣。想聽聽他的想法。對我來說他就是最嚴厲的批評家。

我拿曲子去的時候

"這不行,這聽起來像DEEP PURPLE的第3跟4張專輯裡沒被採用的曲子的前奏一樣。"

"咦?!"
我總是聽他說然後這樣反應,大概是這種的感覺。(笑)

記者:為甚麼會選擇前任經紀人Alan Niven一起工作呢,他已經被GN'R視為敵人了吧。

I:說是GNR,應該是被Axl敵視吧。他到現在還是無法對Alan有甚麼好感。

我理解Axl對他的看法,他的性格是想到甚麼就要去進行,因此會跟Alan產生衝突。Alan也是每件事都想完美控制的類型。而我是,只要一切都順利怎樣都好的人。如果有甚麼問題的話Alan或許可以幫我解決呢(笑

記者:很滿意現在的狀況吧

I:可以用這種形式出專輯,做自己想做的真的很幸運。

雖然這樣說還是不能太過樂觀(笑)。盡可能冷靜的將一切都先穩固下來。


記者:聽自己完成的專輯後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I:感覺很棒。最初想著"不得不全部自己唱,會變成怎樣呢"

實際行動後靈感泉湧而出,在GN'R的最後幾個月創造力全無,甚麼都做不出來。

因此我還想說往車輪競技的方向前進也不錯。


記者:不如說是體驗競賽後感覺回來了?

I:是呢!對我而言競賽體驗把遠去的時間感找回來了。

把焦點集中在跟以往不同的事物上,身體健康狀況變好外,心情也舒暢了。

等到回去彈吉他時,就又能感受到那種感覺。


*Izzy採訪後給了記者他家傳真號碼的小紙(圖3)


(1992年8月取材,刊登於BURRN!1992.11月號)



--------------------1998&1999--------------------


1998年電話訪談

Izzy:睽違數年跟AXL見面了。很久沒聯絡,他似乎也滿高興的樣子。

不過樂團的事情好像很忙...他實際上在做甚麼我也不太清楚就是了,

我自己做個人專輯也是沒花太多時間,總覺得好像能理解些甚麼。

不過,其實我有把自己集結的作品卡帶給他,跟他說"在印第安納做的新曲總共20首左右,要是下次GNR的專輯想用的就連絡我吧。"


結果之後跟我聯絡的不是Axl,是律師。用傳真的傳來"請不要參與有關樂團音樂性相關的事務。總之就是Axl將一切都控制住了。"寫了這樣的東西(笑)。看到的當下真的是覺得,算了他怎麼樣我都不管了。

因為,不是別人,是我喔?姑且不論其他來路不明可疑的傢伙,竟然這樣回應我真是難以置信。而且律師甚麼的就饒了我吧。

一直以來不論是作曲還是其他任何事,他有那個意思的話都是我們一起做的。


不過,或許不要回到像以前那樣才是明智的決定也說不定,總之如果會讓事情變麻煩的話那還事不要參與其中比較好。

我並不認為再結成是甚麼不好的事,當然我不是指60歲左右金錢有困難,把昔日的成員都找回來那種(笑)。

我的方面沒有把門關起來,一直都保留著能這樣的可能性,結果全看Axl的態度了。其它成員也有其它的project要做,假設要再一起幹的話,現在也沒有在這裡一直等待的餘裕了。

1999年年末

I:跟Axl已經兩年多沒說話了,多虧這樣很平和的度過。

記者:假如那邊跟你說要再重組呢?

I:要是有這種事,大概是Axl連口袋裡的零錢都花光才會發生吧(笑)。萬一真的變成這樣了,或許會給我打電話也說不定。

啊,不對,正確來說不是Axl給我打電話,是他的律師才對(笑)

--------------------------------------------------------------------------

  • 經歷了這些互相依賴、競爭、傷害的滾圈大戲後他們還是沒斷。之後兩人就合好私下一起出遊一起寫歌一起live。

  • 整本內容雖然是中規中矩的訪談紀錄,但配合其他Interview跟傳記來看能順著摸出很多東西,大家自己體悟一下。

  • 最後誇獎日本記者真的很會,我彷彿在他的個人感悟裡看出了I-><--A<-S,好快樂。




标签:槍花
热度: 125

抓著過去的幻影,被虛幻飄渺的感情緊緊束縛。



IA女孩的心情寫照。

热度: 188 评论: 5

💕  <-連結走這

被屏蔽了。重發!不認命的繼續在床上舔冰棒。

热度: 33 评论: 7

大家都不知道我有多愛榮二老師!!!(尖叫
我哭泣旋轉開心地躺平了,需要QQ蝦

枯荣二树:

给我最亲爱的挚友 @Whatever 的生贺!永远爱你!

祝你顺利毕业早日成为社畜!!

标签:gnr同人
热度: 546

槍花世家-流金八點檔,

下次再畫的這麼少女我覺得我得去剁幻肢了。

不是我瞎掰,梗出處點我!

热度: 230 评论: 10

喔不,女朋友也沒有這麼難搞的。
非常喜歡吱是團裡第一有尬茲的鋼鐵直男這個想法。

最後插播一則朗報,跟朋友一起搶到滾A了,欣喜若狂的我要大唱11月雨。

热度: 116 评论: 1



最近就很想逼逼一下中文,大概也是藉此整理一下自己思緒,想整理一下腦中的14年不知從何下手,結果就無意間看到串表示A接近I完全是為了找個靠山,純粹為了利益才扒上IZZY這說法。尊重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並沒有打算噴這講法,加上我也不是甚麼資深槍花挖料粉,並且更不是當事人或是在他們身邊的朋友,只能靠著資訊+跟一些太太聊了聊,梳理了一下故事外加投射了自己的感受來猜測,其實也只是想說說自己的看法順便理順自己的思緒。下面其實也就是些很主觀的個人想法梳理。

其實看到有人提出這種看法說真的還滿不意外的,本身也就是滿負面思考的人,當初在挖料的時候這想法也偷偷冒出在腦子裡過。畢竟咳嗽的形象擺在眼前,現場難搞事蹟、被提...

热度: 16 评论: 3

從去年八月開始畫杉尾到現在也快一年了,半腳出坑只好趕緊挑了10張杉尾來中文圈金卡姆種根草。

最後一張是獻給榮二的美少女卡姆一,有買賣有交易才能長久有糧吃啊!大家快產點糧救救糧荒的大佬。

热度: 348 评论: 4

都聽槍花的歌聽這麼多年,前幾年還去了他們老年重組的LIVE,結果這陣子看到他們當年各種愛恨糾葛的整理竟然一不小心失足掉進這陳年西伯利亞冷坑..我的天....好絕望啊...啃著都快10年前的生肉糧好絕望啊....快來個誰跟我聊一下玫瑰的內心頗析或是節奏吉他手與主唱說不得的14年好嗎....

一直都是槍花的粉絲不過還真沒去扒過歷史,畢竟都這麼多年的老團了,頂多耳聞axl很難搞,跟SLASH吵架怒分家之類,認真去看了一下後,瞬間以為我在看美國連續殺人狂的童年還是閃靈殺手...老天這比電影還戲劇化...
生父下落不明,繼父家暴,母親袖手旁觀,宗教狂熱家庭,童年性侵陰影...這種成長背景下能成為不酗酒不吸毒的搖滾明星想想也真TM有夠勵志...(不過心理狀態的不穩導致生活上還是各種被他自己搞砸)
axl在舞台上的爆發力跟生活中的暴力傾向與情緒不穩讓人特別印象深刻,可是看他安靜坐下來訪談後又被美好的一面給震懾,清晰的思路跟內心的敏感都讓人始料未及,很難得能看到有搖滾明星能這樣談話的...看在多訪談跟資料始終覺得對這人的認識都只是冰山一角,旁人只能從一些隻字片語窺探到他內心的敏感與苦悶掙扎的一小角,特別希望當年其他團員能拉他一把,不過大家也不是專業心理諮商師,面對這位精神不穩還不願跟你溝通的主唱怕是拉不起來還要被一起拖下水了...真是不怕神經病,就怕神經病還智商高...
好在當年本人也很爭氣沒有想不開,看到他們現在又復合巡演真的好開心啊,雖然大家都胖得變形了但又怎麼樣呢,廢話不多說準備買票看看他們吧,他們今年又要來亞洲了呢~愉悅到升天~

最後,我躺在冰原打滾哭著求IA同好

热度: 87 评论: 15

萬年西伯利亞小農
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858665
https://twitter.com/chau7471
http://www.plurk.com/c7261921